• “留言反馈”/
  • “用户登录”

又一部大胆颠覆的成人国漫,燃!

来源:达达兔 阅读数:加载中 类型:影片资讯 更新:2021-02-09

2021年春节档预售已开启10天,目前总票房突破5亿。

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

若论类型,7部作品中喜剧最多,玄幻紧随其后,动画作品里,则只有闷声赚钱的儿童向《熊出没》大电影,和声势浩大迎接“国漫新篇章”的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(以下简称《哪吒重生》)。

作为春节档唯一一部成人向动画作品,《哪吒重生》的野心早在前期宣传中一览无遗。

上周六影片提前点映,是春节档影片中第一个这么操作的。

今天【2021春节档影片前瞻专题】第四篇,小万就来和大家聊聊这部热血国漫新作。

《哪吒重生》的设定颇有意思:

这部作品的创作背景,是我们熟知的“封神之战”,以及哪吒杀敖丙、伤龙王之后拔剑自刎的经典传说。

但这些,也只是背景而已。

新故事设定在封神榜后三千年,主人公们都生活在一个叫“东海市”的虚构新世界中。

与大家熟知的故事不同,这里的哪吒并没有为师父所救、借莲花为身躯还魂再生,而是在三千年前那场大战中逃出一缕魂魄,从此世世轮回投胎重生

这一世,哪吒投胎共生的对象,就是东海市平民区出身的热血机车青年李云祥

东海市里有哪吒,自然也有他的宿敌们:

东海龙王敖广,这一世伪装成德兴集团财阀,掌管东海市水源命脉,极力争取在新一轮封神榜排位中摆脱末位;

三太子敖丙,则成了德兴集团的三少爷,游手好闲的二世祖形象不改往日;

龙王敖广&夜叉

三千年前死于哪吒之手的夜叉这一世仍然紧随龙王左右,心心念念的是斩杀哪吒以报大仇;

石矶娘娘弟子彩云也紧随其后,叫嚣着要哪吒“拿命来还血债”……

诸神亮相现代城市,纠结的却还是世世代代的血海深仇,《哪吒重生》的剧本可以说很敢写了。

彩云形象

当然惨还是哪吒惨,一缕残魂不足以带来天生的身份认同,神力也忽隐忽现难以控制,还没弄清楚自己是谁,乌泱泱的前世仇敌就已经轮番找上门来。

这个只会在钢筋水泥现代丛林里飚摩托的青年,成长之路看来还很漫长啊。

古典神话做背景,大胆开辟新世代,《哪吒重生》这设定实在是一步险棋。

但如果小万说,它的创作班底来自2019年爆款国漫《白蛇:缘起》——追光动画,听起来是不是又能莫名让人松一口气?

毕竟《白蛇:缘起》中,经典故事《白蛇传》同样只是背景,白蛇许仙的前世缘分才是故事主体。两者的主要矛盾,甚至还从“人妖殊途”上升到了“蛇妖和捕蛇人”的对立面。

而这种大胆设定,则受到了观众口碑和4.7亿总票房的认可。

所以两年后,导演赵霁带着原班人马大胆想象哪吒等神仙的后世,相信更多观众也是期待多过担忧的。

因为,追光动画一向擅长“颠覆传统”。

追光的颠覆,并不是大刀阔斧对经典故事的魔改。相反,他们总是以原有故事为基础,向前向后做深度挖掘。

保留原版故事来奠定底色,就是保留观众对IP的熟知和情感;开辟新故事,开辟的其实是现代观众对情感共鸣的新要求。

当然,追光动画出品,保障的可不只是脑洞大开和设定新奇。

《白蛇:缘起》中,浓浓的中式画风让人感动,白蛇走火入魔一段的水墨画更是惊艳;

场景构建上,远有山水城镇等大场面契合东方审美,近有宝清坊别有洞天呈现精巧匠心;

动作场面则充分彰显了追光动画在分镜和特效上的功底。

而这一切,都将在《哪吒重生》中得到重现。

再回来说“朋克哪吒”这让人上头的设定。

封神榜后三千年,诸神以各种身份生活在一个虚构的现代城市:东海市。

这里街区划分鲜明,李云祥出身平民区,龙王三太子则是富人区代表,造型抢眼的面具人则来自工业区,经营着一家地下赛车场,因而与李云祥结缘。

显然,这所谓街区的划分,就是社会阶层的划分:富人区高楼霓虹,平民区拥挤混乱,面具人的栖身地则是浓浓的工业风……

眼熟吗?科幻电影常常出现这种设定,我们叫它“赛博朋克风”。

赛博朋克最重要的元素:对人类的机械改造,《哪吒重生》里也遍地都是。

李云祥的钢铁铠甲,东海东王的金属手臂,神秘人中西结合的夸张面具……

最吸引眼球的,莫过于龙王三太子敖丙那代替龙筋的金属脊椎,简直飒到没朋友!

但人物造型上无限贴近未来科技,并不能为《哪吒重生》的基调定性。

因为片中占比颇重的动作场面,每个角色又都在借助前世原神来战斗,法力也好冷兵器也罢,对抗场面里的国风元素都很突出

至于为何要呈现一个如此另类的“皮衣机车”哪吒,导演赵霁表示“新时代的哪吒也会让人眼前一亮”。

诚然,作为古代神话人物中最具反叛精神的代表,哪吒在每一代中国观众的心里都有一个鲜明的形象。

早期宗教神话中的三头六臂莲花化身,《封神演义》中遇神杀神、遇佛杀佛的顽劣小童,直至1979年上海美影厂制作《哪吒闹海》中,哪吒横剑自刎,这个角色的悲情色彩也随之达到巅峰。

但随着时代变迁,彼时对抗强权、反抗父权的社会环境已经大大改善,想要以“割肉还母、剔骨还父”引发大范围共鸣,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这也正是饺子导演以哪吒之口怒吼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受到追捧的原因:反叛精神永不消失,但反叛的对象永远与时俱进。

《哪吒重生》中,导演赵霁刻画的哪吒形象,不但通过皮衣机车的造型向当下靠拢,人物性格上更是当代叛逆年轻人的典型:“他不愿去走别人替他安排好的路,他希望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”。

所以即使以亮眼设定先声夺人,《哪吒重生》也仍然是在传递现代年轻人最易产生共鸣的核心:

不想认命,就拼了这条命!

注: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,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。

网站地图免任声明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 2020-2021 达达兔. All Rights Reserved.